原來你也中年了

從女生宿舍搬到男生宿舍,幾乎是「下放」了。親眼見到一般的直男,可以多不放在心上。在孩子出生以後,更是一個人在勢單力薄,忍受他們的髒亂。

我經常想像,女人就是這樣變老的。在嘆氣擦掉洗手台的牙膏漬的時候,在不耐煩丟掉擱在流理台上的紙杯的時候,在無奈撈起一件件跟內褲一起脫掉的褲子,或者褲管還有襪子的褲子。很多很多皺著眉、繃著臉,在家裡坐不住、看不下去的時候,白髮慢慢竄了出來,皺紋是日子的漣漪。

「小孩亂丟,你也亂丟!」

「你們吃完飯就跑掉,留一桌碗盤給我收,當我開餐廳的?」

孩子每一年都不一樣,而婚姻也是。起初結婚的兩個人,都被迫成了大人,像是穿上過大的衣服,撐不起來「爸媽」的身份。我有從來不做家事,卻被生活糟蹋的委屈;他也不好受,被困在家裡、老是做錯。我們都大失所望過,興高采烈過的兩個人,好像沒在相愛了,善良地忍耐著。

幾年幾年過去,所幸又愛了回來。不滿仍然會不滿,無奈仍然會無奈;卻也已經知道,想要生活完全是自己想要的樣子,那就要與別人無關。一個人跟另一個人有關,就是會被連累、被打擾;也會被在乎、被依賴。

孩子上了小學以後,我最近經常看他小時候的影片,影片裡面的他講話還有奶音,稚嫩的表情;一邊看他一邊愛他。想著在這間房子裡,我們手忙腳亂、得過且過,他也就這樣長大了。我跟他爸吵吵鬧鬧、笑個不停,幾場颱風,幾次跨年,也就走到了婚姻第七年。那個比我小五歲的男孩子,也有了中年人的肚子;原本的少年白,到現在幾乎是挑染黑髮了。

他的身上也有中年男人的味道了,頭髮和身體的油臭味。他穿過的衣服、躺過的枕頭、戴過的安全帽,都有一樣的味道;是在辦公大樓的電梯裡,會聞到的中年男人味。

一直不太講究的他,都跟著我用一樣的洗髮精和沐浴乳;終於讓他用了一組LÚCIDO倫士度頭皮/身體去味體驗組。

沒有香料的頭皮去味洗髮精和去味沐浴露,都不是用香味蓋掉臭味,而是用深層潔淨配方,去除堆積在毛孔裡的成人黏膩油脂; 抗菌成分則可以抵抗異味來源的細菌,防止頭皮和身上的油臭味及汗味 。

藍白拖第一次用去味洗髮精和沐浴露的感想,是全身都很清爽,有薄荷的氣息。我則很像撿回一條流浪狗,把狗洗乾淨剃毛以後,一臉驚喜:「原來你可以沒味道啊。」一個星期催他去洗好幾次,洗了幾次以後他終於沒了大叔味,擁抱的時候不會再讓我想拱手作揖就好,很怕太恩愛會生第二胎。(吐)

家有大叔的媽媽們,讓我們一起取締家裡的空汙和髒亂吧。(嗚嗚) 購買連結

(最後附上崩壞照,真愛。)

#倫士度 #去味

Featured Posts
Posts are coming soon
Stay tuned...
Recent Posts
Archive